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皇冠娱乐网址

适应中国老龄化现状的产业结构调整研究(聂高辉等)

媒体来源:皇冠娱乐网址中心     点击量:2018-01-19

适应中国老龄化现状的产业结构调整研究(聂高辉等)

 

 适应中国老龄化现状的产业结构调整研究

——基于动态面板数据模型与面板数据联立方程模型

 

聂高辉 蔡 琪

 

  内容摘要:文章选用30个省份2005—2015年面板数据从供给和需求两个角度分析老龄化对消费结构和劳动力城乡结构变化的动态效应。供给角度通过建立动态面板数据模型实证分析得到结论,东部地区老龄化对消费有促进作用,中、西部有抑制作用。需求角度运用面板数据联立方程模型研究发现,东部地区老龄化对劳动力城乡结构变化有推动作用,中、西部有阻碍作用。最后比较分析东、中、西部地区老龄化对消费与劳动力城乡结构效应的影响程度,并给出政策建议。

 

  关键词:产业结构调整;人口老龄化;动态面板数据模型;面板数据联立方程模型

 

  中图分类号:C81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7794(2017)06-0006-06

 

  DOI: 10.13778/j.cnki.11-3705/c.2017.06.002

 

  一、引言

 

  老龄化问题在中国进入21世纪后变得越来越严峻。随着中国年龄结构日趋老化,老龄化伴随的各种问题也越加凸显,中国传统的“人口红利”已经消减。与此同时,国家高度重视产业结构调整,经济转型升级。“十三五”规划明确指出经济结构要从现有的制造业主导过渡到服务业主导,产业结构要从劳动力密集过渡到资本与智力密集。因此,在人口老龄化背景下研究产业结构调整对我国经济新常态发展具有现实意义。

 

  文章将从供给和需求两个角度考察人口老龄化对产业结构调整的动态效应。供给角度主要分析人口老龄化对消费结构影响,需求角度主要分析人口老龄化对劳动力城乡结构的影响。

 

  二、文献综述

 

  国内外很多学者关于人口老龄化对消费结构与劳动力城乡结构的关系做了研究。对于老龄化与消费结构的影响,在影响路径上,一部分学者认为人口老龄化通过居民收入的变化影响消费水平。人口老龄化导致家庭收入水平降低,从而降低家庭人均消费水平(Solving Erlandsen2008[1];此外,老年人口比重的边际消费倾向与人均收入水平有关,老龄化将会降低未来的消费水平和消费比率(王金营等,2006[2]。另一部分学者认为人口老龄化通过储蓄率而影响居民消费。研究表明老龄化将会使“高储蓄”模式发生变化,从而影响全社会储蓄—消费之间的关系(Franco Modigliani2004[3];老年抚养系数与储蓄率之间具有显著关系,老年抚养比的逐年增长影响居民消费水平(Horioka Jane2006[4]。少数学者直接将人口年龄结构加权变量引入跨期消费效用函数(王东海 2008[5]、绝对消费函数(田雪原,2012[6]实证分析了老龄化对居民消费的影响。

 

  在影响效果上,一些学者认为老龄化有利于消费增长(Leff Tracy2008[7]。也有学者的研究表明老龄化对居民消费呈负向的影响,不利于消费增长(王森,2010[8]。此外,老龄化对消费的影响具有动态波动性(孙蕾,2015[9]

 

  在人口老龄化对劳动力城乡结构变化影响的传导机制上,目前我国现有的社会制度,使得人口老龄化逐渐影响劳动力城乡结构(Zhao2002[10]。此外,老年人的心理成本与预期净收入的变化也是影响劳动力城乡结构的重要因素(康传坤,2012[11]。一些学者认为农村老龄化程度的加重会抑制劳动力向城市转移(文先明等,2015[12]

 

  人口老龄化影响劳动力城乡结构变迁,进而促使劳动供给曲线移动,从而造成就业结构变化。Ken-ichi Hashimoto等(2010[13]指出人口老龄化导致的劳动力从非保健部门产业向医疗保健产业转变,影响产业结构调整升级;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很难适应人口老龄化社会(童玉芬,2014[14]

 

  综上所述,人口老龄化客观上不仅引起了消费结构的变化,同时对劳动力城乡结构的变化也产生了作用,这两种变化拉动和促进了产业结构升级。但上述研究中都没有研究老龄化对这两个结构变化效应的强弱。本文主要研究人口老龄化对消费结构变化与劳动力城乡结构变化的效应强弱,并给出三个基本假设。

 

  假设1:西部地区老龄化对劳动力城乡结构变化的效应强于对消费结构变化的效应。

 

  假设2:中部地区老龄化对劳动力城乡结构变化的效应与对劳动力城乡结构变化的效应差不多。

 

  假设3:东部地区老龄化对消费结构变化的效应强于对劳动力城乡结构变化的效应。

 

  三、理论分析

 

  在生命周期理论的模型中,大多数学者认为成年时期的收入远高于支出而老年时期正好相反,本文在Modigliani生命周期理论的基础上,加入老龄化因素,通过模型变换求解方程的方法构建老龄化与消费的关系。Modigliani生命周期理论的一般表达式为:

 

 

  从式(5)可以看出,当消费者处于青年时期,工作能力较强,一般的年收入往往大于年支出,并且年末有结余,这样储蓄就为正,式(5)的后半部分为负,对消费有相对的反向作用。当消费者处于老年时期,往往没有固定的收入,储蓄为负,式(5)的后半部分为正,对消费具有正向推动作用。

 

  理论模型推导说明社会中的老年人口比率增加会拉动消费增长,劳动力人口增加会抑制消费增长。

 

  四、实证分析

 

  (一)老龄化对消费结构变化的效应

 

  1.动态面板数据模型建立。

 

  从上述理论分析可以看出老龄化对消费有一定的影响,文章借鉴陈冲(2013[15]研究老龄化对消费效应的一般方法并结合理论分析得到的具体影响因素,建立相应的时间序列模型。式(6)中CR表示消费支出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用ODR(老年抚养比)衡量老龄化指标,INC表示家庭的年收入水平。

 

 

  2.数据选取。

 

  消费比重的计算方法为城乡居民年终消费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率,该变量的数据来源于《中国统计年鉴》。老龄化的衡量指标老年抚养比,数据来源于《1990年以来中国常用人口数据集》。城乡居民收入水平选用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数据来源于《中国统计年鉴》。所有变量都是选用20052015年的年度数据。考虑到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以及中国台湾地区的数据不具有代表性,西藏地区数据不完整,因此选取我国30个省市区的面板数据分东、中、西①地区进行检验分析。

 

  3.估计结果。

 

  由于考虑到变量具有惯性,模型中加入了变量滞后项。因此,进行动态面板数据估计前必须考虑模型的内生性问题。为防止估计结果失效,文章采用系统广义矩阵估计的方法(GMM[17]GMM法有效解决了其他方法限制条件的问题,同时消除了方程中存在异方差现象以及残差相关的问题。模型的估计结果见表1,东、中、西部地区模型Hansen检验的结果显示均大于0.1,工具变量有效,模型可以接受。Wald检验的结果表明三个模型的系数在99%置信水平下显著,系数有效。

 

1 东、中、西部地区动态面板模型估计结果

 

东部地区

中部地区

西部地区

lnCR(–1)

0.241**

25.641

0.211*

34.157

0.184**

14.278

lnODR

0.394***

5.147

–0.312**

4.172

–0.453***

3.217

lnINC

0.327**

0.741

0.241***

0.647

0.118***
0.414

常数a

–0.354*

0.124

0.089**

0.247

0.269**

0.364

Wald检验

375.6***

405.2***

475.3***

Hansen检验

0.45

0.78

0.56

Obs

55

40

55

注:括号内写明的是F统计量,******分别表示在1%5%10%显著性水平显著。

 

  从东部地区的模型估计结果可以看出,消费的滞后一期对当期消费的影响系数为0.241,而且该系数在5%显著性水平显著,这表明滞后一期的消费对当期消费具有正向推动作用,每增加一个单位的滞后一期消费,当期消费就会增加0.241个单位,这也和消费具有惯性相符合,消费习惯属于一种偏好性心理,往往会左右人们的消费行为。老龄化对消费的影响系数为0.394,属于正向的促进作用,这点和理论分析的结果一致。东部地区的经济发展一直处于全国前列,各方面的社会保障体系以及医疗卫生事业都得到了较好的发展,不再依靠传统的“人口红利”发展经济,同时东部地区老年产业发展迅猛,三产服务行业水平较高,老年人的消费意愿普遍较高,这也从一定程度上优化了产业结构。家庭收入水平对消费的影响系数在95%置信区间上显著,系数为正且具有较高的可信度,人们对于改善生活质量的意愿属于非常本能的决策,家庭收入提高必然会拉动人们的消费欲望。

 

  从中部地区的模型估计结果可以看出,消费的滞后一期对当期的影响系数为0.211,而且该系数在10%显著性水平显著,系数有效,符合消费具有惯性的现实。老龄化对消费的影响系数为负,这表明中部地区的老龄化抑制了消费的增长。中部地区的老年产业没有形成规模效应,同时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短缺、储蓄下降以及资本流出问题又比较严重,社会保障与福利体系建设比较滞后,这样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居民的消费水平。影响系数表明中部地区老龄化增加1个百分点,消费水平就会下降0.412个百分点。家庭收入对消费的影响系数为正,表明对消费有拉动作用。

 

  从西部地区的模型估计结果可以看出,消费的滞后一期影响系数为正,老龄化的影响系数为负,家庭收入负影响系数为正,基本和中部地区情况类似。

 

  从东、中、西部地区的估计结果可以看出,消费的偏好性对消费有很大的拉动作用,而且东部地区的消费惯性更为明显。老龄化对消费的作用呈现东部推动,中、西部抑制的现象,这和东、中、西部的发展方式以及消费理念有关系,东部地区经济发展较快,部分地区经济水平已经接近中等发达国家,涉及老年旅游、老年理财以及老年服务的产业发展迅猛,老龄化对经济发展拉动作用明显。东、中、西部的家庭收入对消费的影响均为正向促进作用,东部地区的促进作用最为明显,西部地区的作用最小。

 

  4.残差平稳性检验。

 

  “伪回归”现象是定量分析中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为确保模型估计结果真实有效,对系统广义估计结果的残差项进行平稳性检验。文章选用面板数据残差检验的一般方法,BreitungIPS检验法,检验结果见表2Breitung检验结果显示东、中、西部的模型面板数据残差均在5%显著性水平显著,IPS检验结果显示东、中、西部的模型面板数据残差均通过了1%置信水平。两种检验方法均接受残差平稳,认为模型的估计结果有效。

 

2  面板数据残差检验结果

 

东部地区

中部地区

西部地区

Breitung检验

–2.784**

0.041

–2.437**

0.034

–2.514**

0.017

IPS检验

–7.987***

0.005

–8.145***

0.000

–8.367***

0.000

注:括号内写明的是显著性P值,******分别表示在1%5%10%显著性水平显著。

 

  (二)老龄化对劳动力城乡结构变化的效应

 

  1.面板数据联立方程建立。

 

    

 

  2.数据选取。

 

  上述5个变量的数据均为20052015年的年度数据,数据均来源于《中国统计年鉴》。考虑到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以及中国台湾地区的数据不具有代表性,西藏地区数据不完整,因此选取30个省市区的面板数据分东、中、西地区进行检验分析。

 

  3.估计结果。

 

  联立方程的估计方法包括单方程与系统估计两者方法,本文基于系统估计法考虑到了扰动项的协方差问题,具有更高更好的估计效果,因此选用3SLS方法(三阶段最小二乘法)。首先采用二阶段最小二乘法(2SLS)对式(10)中的每个独立方程进行估计分析,接着运用GMM法(广义矩阵估计法)对整个系统方程进行估计分析。在进行估计分析前,需要考虑联立方程的秩条件和阶条件,从式(1)中可以看出,方程组的内生变量与预定变量一共为6个,劳动力城乡结构与老龄化的方程中均有5个变量,且一共有2个方程,根据满足阶条件与秩条件的一般判定形式可知,联立方程组刚好识别,可以进行估计分析。估计结果见表3,东、中、西部面板数据联立方程组中各方程的拟合优度均接近或大于0.5,方程组的估计结果较为可信。

 

3  东、中、西部地区面板联立方程估计结果

东部地区

中部地区

西部地区

老龄化方程

劳动力方程

老龄化方程

劳动力方程

老龄化方程

劳动力方程

变量

系数

变量

系数

变量

系数

变量

系数

变量

系数

变量

系数

lnUR

0.147**

0.04

lnODR

0.014***

0.03

lnUR

0.028***

0.12

lnODR

–0.331**

0.07

lnUR

–0.087**

0.17

lnODR

–0.154**

0.09

lnINC

0.197***

0.01

lnINC

0.214**

0.02

lnINC

0.102***

0.07

lnINC

0.231***

0.03

lnINC

0.121**

0.04

lnINC

0.142***

0.02

lnCX

–0.114***

0.06

lnK

0.218***

0.11

lnCX

–0.207*

0.07

lnK

0.327**

0.08

lnCX

–0.108**

0.03

lnK

0.214***

0.01

R2

0.512

R2

0.497

R2

0.643

R2

0.528

R2

0.716

R2

0.537

注:括号内写明的是标准差,******分别表示在1%5%10%显著性水平显著。

 

  劳动力影响老龄化的面板方程估计结果表明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劳动力城乡结构对人口老龄化的发展有微小的促进作用,影响系数分别为0.1470.028,而西部地区表现为抑制作用,影响系数为–0.087,三个影响系数在置信区间均有效。劳动力城乡结构变化过程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城镇化现象,城镇化发展势必会带来更多的投资和就业,经济发展带动社会医疗卫生事业、福利项目以及服务体系的发展,人口平均寿命增加,老年人也越来越多。中、东部地区由于政策以及地理原因城镇化发展较西部地区迅速,社会各方面保障体系较西部地区更完善。东、中、西部地区家庭收入对老龄化的影响均为正向的推动作用,东部地区的拉动作用最大,家庭收入的提高必然会改善生活质量,更好实现“老有所养”与“老有所依”。东、中、西部地区的储蓄对老龄化均为阻碍作用且中部地区的作用最为明显。

 

  老龄化影响劳动力的面板方程估计结果表明东部地区老龄化推动了劳动力城乡结构变化,中、西部地区老龄化阻碍了劳动力城乡结构变化,老龄化对中部地区的作用效果最为明显。东部地区已经逐步从劳动力与资源密集型产业转型为资本与智力密集型产业,而且东部地区的薪酬、发展潜力以及社会保障优势吸引越来越多的外来劳动力,缓解了当地用工短缺问题。同时,老年人口旅游、保健以及服务需求的增加促进了东部地区老年产业的发展,更多的资本聚集到服务行业,这在一定程度上调整了东部地区的产业结构。因此,东部地区老龄化对劳动力城镇结构的变化具有推动作用。中、西部地区劳动力外流现象较为普遍,随着东部地区向中、西部地区劳工密集产业转移,用工紧张现象越来越严重。同时,受限于这两个地区基础设施建设落后以及技术与资本转移风险较大,老龄化已经成为这两个地区经济发展最大的障碍,同时这两个地区城镇化建设也相对比较落后。其中,中部地区的阻碍作用最大,主要源于中部地区的河南、江西、安徽均为劳务输出大省,且该地区劳务成本逐年增加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地区劳动力城乡结构的变化。东、中、西部家庭收入和固定资产投资对劳动力城乡结构的变化均为正向作用。

 

  五、结论与建议

 

  (一)结论

 

  文章从供给和需求两个角度分析老龄化对产业结构调整的效应。供给角度分东、中、西部研究老龄化对消费的效应,理论分析显示老龄化对消费有拉动作用,实证研究结果表明老龄化对东部地区的消费有促进作用,中、西部地区有抑制作用。需求角度同样分析东、中、西部老龄化对劳动力城乡结构的效应,结果显示老龄化对东部地区的劳动力城乡结构变化有推动作用,对中、西部地区有阻碍作用。

 

  从整体作用的程度分析,老龄化对中部地区的产业结构调整作用最为明显,且作用是反向的。对东部地区产业结构调整的作用最小,但为正向拉动作用。同时,分析东、中、西部地区两个效应的大小可以发现假设1错误而假设2和假设3正确,即东、西部地区老龄化对消费结构变化的效应大于对劳动力城乡结构变化的效应,中部地区老龄化对劳动力城乡结构变化的效应大于对消费结构变化的效应。

 

  (二)建议

 

  第一,从供给角度考虑,在特定的环境下老龄化对消费具有推动作用,从而带动地区产业结构的调整,其中消费习惯、社会保障、政策制度都是影响因素。因此,政府部门应当在老年消费者权益保护、老年人口培训再就业、老年人医保与社保方面研究制定适合本地区的政策方针,鼓励老年人消费,并引导他们理性投资,避免出现攀比性储蓄行为。

 

  第二,从需求的角度考虑,现阶段老龄化对劳动力城乡结构变化的阻碍作用较为明显。政府应当在养老保险、户籍制度,第三产业发展等方面制定行之有效的应对之策。积极引导劳动力由用工密集的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转移,同时要树立淘汰落后产能的决心,发展以老年产业为代表的服务型产业,合理有效地引导技术与资本向第三产业集聚,并给以企业更多的优惠政策。

 

  参考文献

 

  [1]  Solving Erlandsen Rangnar Nymoen. Consumption and Population Age Structure[J]. Journal of Population Economics 20083): 505-520.

 

  [2]  王金营, 付秀彬. 考虑人口年龄结构变动的中国消费函数计量分析——兼论中国人口老龄化对消费的影响[J]. 人口研究, 20061): 29-36.

 

  [3]  Franco Modigliani Shi Larry Cao. The Chinese Saving Puzzle and the Life-Cycle Hypothesis[J].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20041): 145-170.

 

  [4]  Horioka Jane Liang Wan. The determinants of household saving in china A dynamic panel analysis of provincial data[J]. Journal of Population Economics 20063): 65-88.

 

  [5]  王东海, 袁芳英. 最优人均消费增长率研究——兼论人口老龄化对最优人均消费增长率的影响[J]. 消费经济, 20085): 12-14.

 

  [6]  田雪原. 人口老龄化与“中等收入陷阱”[M].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3.

 

  [7]  Leff Tracy. Dependency Rates and Savings Rates[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2008 573): 448-487.

 

  [8]  王森. 中国人口老龄化与居民消费之间关系的实证分析——基于19782007年的数据[J]. 西北人口, 20101): 22-27.

 

  [9]  孙蕾, 吴姝嫔. 中国人口老龄化对居民消费影响的实证研究[J]. 统计与决策, 20159): 98-101.

 

  [10]       Zhao Y H. Causes and Consequences of Return Migration Recent Evidence from China[J]. 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 20022): 376-394.

 

  [11]       康传坤. 人口老龄化会阻碍城市化进程吗?——基于中国省级面板数据的实证研究[J]. 世界经济文汇, 20121): 91-105.

 

  [12]       文先明, 钱秋兰, 熊鹰. 人口年龄结构变化对我国城镇化发展的影响[J]. 经济地理, 20158): 83-88.

 

  [13]       Ken-ichi Hashimoto Ken Tabata. Population aging health care and growth[J]. Journal of Population Economics 20102): 571-593.

 

  [14]     童玉芬. 人口老龄化过程中我国劳动力供给变化特点及面临的挑战[J]. 人口研究, 20142): 52-60.

 

  [15]       陈冲. 中国人口老龄化的消费效应分析——基于生命周期假说理论[J]. 中央财经大学学报, 20136): 50-57.

 

  [16]       刘华军, 刘传明. 城镇化与农村人口老龄化的双向反馈效应——基于中国省际面板数据联立方程组的经验估计[J]. 农业经济问题, 20161): 45-52.

 

  [17]       聂高辉, 黄明清. 人口老龄化对产业结构升级的动态效应与区域差异——基于省际动态面板数据模型的实证分析[J]. 科学决策, 201511): 1-17.

 

  作者简介:

 

  聂高辉,男,1962年生,江西新干人,博士,现为江西财经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经济计量分析。

 

  蔡琪(通信作者),男,1993年生,江苏无锡人,现为江西财经大学信息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定量经济分析。